示例图片二

数万辆车难以收回 租车公司推“低价包月”方案

经济观察网 记者 童锋亮 家住湖北某县城的小李最近多了一个心病。起因是为了春节回老家出行更方便一些,年前他在神州租车租了一辆宝沃汽车,当时神州租车平台推出了春节特别优惠,按照小李当时的想法,租上一周载全家人回老家用,比较划得来。

但突然爆发的新型冠肺炎疫情,让他的计划彻底泡汤。因为村里封路,他租的车不仅没开几天,到了原定还车时间他还无法将车开到指定还车地点。小李目前只能看着账户上超出时长的费用一点点在增加,自己却无能为力。“我大概租了这辈子最久的一次车。”小李无奈地感叹。

同样感到无能为力的还有老刘。老刘是国内一家分时租赁公司的负责人。因为疫情,老李公司的一部分春节租出去的车现在收不回来。为了不影响日后的口碑,他选择自己承担用户无法还车所产生的费用。同时,那些收回来的车又因为难以再次租出去而陷入了停摆状态。

“去年分时租赁受资本的打击本来就很难了,现在疫情对‘共享’再来一击,更难了。” 老刘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

目前全国疫情防控形势是,武汉仍在“封城”,而湖北省规定除特殊企业外,省内各类企业不早于3月10日24时前复工,湖北以外的省市和地区也各自出台了相应的封闭管理措施。可以预见的是,在疫情完全结束之前,租车用户与租车公司都会一直处在“车难退、钱难进”的两难泥沼中。

用户难以退车、只能续租

超时三天后,小李打了神州租车官方客服电话,询问关于无法退车如何解决。神州租车告诉小李,他们无法上门取车,只能由客户将车开到指定还车地点。至于因为疫情封路导致无法归还的情况,神州客服则称“只能给予相应折扣的优惠进行续租”。

2月12日,经济观察网记者致电了神州租车客服,对方表示,对于因为疫情客户无法退车的情况,月租、周租的客户没有减免政策,因为神州在春节前已经对这部分客户的费用出了相应的优惠。而对于日租用户,神州则将对续租给予最高50%的日用车补偿,但客户如果一定要退租的话只退租车费用,不退服务费和其他费用。

经济观察网记者注意到,有很多租车用户都临这样的难题,而很多人因为不想“续租”,纷纷在网上抱怨或投诉租车平台,这些平台包括神州租车、一嗨租车、首汽租车、悟空租车、联动云租车等几家较大的租车平台,以及一些分时租赁平台。

网友阿言在微博上讲述了自己的遭遇。阿言在春节前,通过分时租赁平台GoFun租了一辆起亚K2,希望从广州开回位于江西赣州的老家,当时GoFun有“租7天送7天”的活动,阿言所选的车报价为14天497元。

但2月1日阿言所在的村子宣布封路,本该把车开回广州的他没办法出村,直到几天村子解封了,他才把车归还。但此时GoFun App显示他已超时3569分(约两天半),超时费用按当日计算为1784.5元,再加上出行保障费用、超出时长的燃油附加费,阿言此次租车累计费用为2110.78元,超出原定费用4倍。

比小李幸运一点的是,阿言在2月8日得到了来自GoFun的退款,退费为267.72元。但他并不清楚Gofun这笔补偿方式是如何计算的。另一位被Gofun退款的用户则安慰自己说,“有补偿就好了,毕竟国难当头谁也不想这样的。”

租车公司数万辆车无法收回

“不想这样”,也是蜂鸟出行CEO刘国栋的心声。与其他分时租赁公司不同,蜂鸟出行平台所运营的区域,除了如云南这样的旅游城市外,另一重点城市就是武汉。因此这次疫情对于蜂鸟出行的打击比较大。

刘国栋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武汉禁止了所有机动车的运行,但为了体现企业担当,蜂鸟在武汉所布局的车有不少都去支援抗疫,为医护人员提供接驳工作。同时,蜂鸟也有一部分春节期间被用户租出去的车。对于用户无法因疫情还不了的车的情况,他表示蜂鸟将费用全部减免了。

神州租车的一位内部人士则告诉记者:“因为疫情原因,仅春节期间神州租车在湖北地区就损失超过一千万。”他表示,国内的租车公司大部分都是民营企业,本身在资金、运营和客户关系方面就面临压力,而现在一方面要维护好客户口碑,另一方面要保障公司安全运营,“这是一个艰巨的挑战”。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汽车租赁市场前五名分别为神州租车、一嗨租车、悟空租车、首汽租车,EvCard、联动云租车,这六家企业运营车辆规模超过45万辆。上述神州租车人士透露,神州租车春节期间,在租车辆达到十万辆以上。对于难以收回的车辆,各公司均未透露具体数据。但该神州租车人士表示“湖北地区大概有一两千辆”。据此可以估算,仅神州租车一家难以收回的车辆就不在少数,各汽车租赁公司受到影响的车辆将有数万辆之多。

对于这样的问题,租车公司大多数选择在湖北地区免除客户租金和费用,但在其他省市和地区则选择让客户续租。联动云的一位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对于部分地区有一些针对性的还车举措,但对于具体举措是什么对方则表示目前还不方便对外发声。

如蜂鸟出行一样,分时租赁公司因大多数并不是自购车辆,而是使用第三方的闲置车源,运营模式具有轻资产性质,因此在对策方面更为灵活。凹凸出行CEO陈晔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由于无法核实所有区域,因此对于受疫情影响的车辆,凹凸出行都是按照最低租金计费,这个费用比平时都低,而针对湖北区域则表示不收费。

Gofun出行CEO谭奕对经济观察网记者介绍,GoFun的车辆都有定位,对于被封锁在各地村子里的用户,鼓励用户免费持有,直到解封将车开出来。

紧急推出“低价包月”方案

面对疫情,租车公司一边承担着车辆难以收回带来的亏损,一边也开始在各大城市推出“低价包月租车”的活动,以盘活现有车辆的存量,减少损失。

经济观察网记者发现,神州租车推出了“包周低至350元,包月低至1350元”的租车方案,平均一天低至50元。此外,神州租车还针对公司复工,制定了包车接送等商务方案。分时租赁公司摩范出行也推出了自己的政策,其宣称通勤套餐“每日只要69元”。

据了解,租车公司推出这样的政策,主要是针对城市返工人群的需求。鉴于是疫情期间,租车方式全部是“无接触取还”,且取用前都会消毒。疫情期间,有不少人对于出行安全性更为重视,没有私家车的用户为了避免在公共交通上的交叉感染问题,可能会选择租用一辆车使用。但也有人认为,这只适合机动车不禁行的城市,在很多地方机动车行驶受限的地方不会受欢迎。

“对比去年同期,平台今年从订单量上看基本为0”,刘国栋直言。但不论如何,各个租车公司已经集体开始了减亏模式。“现在我们要和合作伙伴一起渡过难关,他们的车辆放置在我们平台运营,不能说我们没有收入了就不管人家了,这样以后是做不大的。”刘国栋表示。

事实上,租车公司、分时租赁公司、租车用户,产业链中的各个参与者都不同程度承担了疫情带来的损失。这与传统巡游出租车以及网约车面临的情况不同。目前,不少地方政府对于当地传统巡游车的免租和补助措施已经出台,而滴滴出行等头部网约车企业则依靠自己的资金实力对司机进行自我输血。但汽车租赁行业,仍在进退两难中挣扎。